冉染

荣耀24 给你们看一眼

荣耀24

#15年的文笔和脑洞
#挖坑不填是常态
#看你们喜不喜欢
#cp向  ooc我的

  1>【不是真的第一篇】

叶修醒来,发现自己房内多了样异物——一把伞,叶修会注意到这把伞是因为这把伞长得太像千机伞了。没错,就是他和苏沐秋一同创造出来的千机伞。叶修的手就要触碰到千机伞的刹那,千机伞化作点点微尘,是……梦吗?

  一切又回归原本平寂的模样。

  叶修也没去多想什么,只是悠悠点燃一支烟,却又感受到了意思不可思议的熟悉感。
转身,烟落。

  “苏沐秋……”

  叶修努力让自己平静,最终只是苦笑一声。他多希望一切是真的,然而这多像一场梦,更何况他手边还放着那把千机伞。

  罢了,是梦,也好,就先不要醒来吧 。叶修也想多陪陪这位老友。

  “沐秋,我用你的君莫笑,带领兴欣拿了冠军,你开心吗……

  “沐秋,我成功把千机伞升级了……

  “沐秋,我离开嘉世了,带着你的沐雨橙风,带着沐橙离开了,却留下了一叶之秋,留下了却邪……

   “沐秋,荣耀……

  叶修忽然噤了声,他还有好多话要说,却又觉得,你不语,我不语,也挺好。

  仿佛沉睡了一个世纪,苏沐秋缓缓睁开眼睛,就像是睡美人睁开眼睛一样,睡美人看到了她的王子,他看到了他的阿修。

  “阿修……”

  “我在。”叶修一脸宠溺的笑。

  “这是……千机伞?”苏沐秋抚摸着千机伞的骨架,千机伞只是散发着淡淡的金光。

  “嗯。”叶修就这样静静看着苏沐秋的侧颜,看着那双骨骼清奇的手,似乎想到了什么,轻笑一声:“沐秋,我们一起荣耀吧。”

  他们之间,最可谈的……就是荣耀吧。

  “好。”苏沐秋起身。

  叶修跟在他后面,如果可以,他多希望,苏沐秋能站在他前面,像这样穿着兴欣的队服,对着他笑,还能和他并肩荣耀。

  “欢迎回来。”苏沐橙愣怔了下,又展开了笑颜,抱住苏沐秋,在他耳边呢喃“哥,我好想你。”

  叶修拍拍苏沐秋的肩,却触及队服布料那粗糙的质感,想来反应迅速的他却是愣了愣,然后,叶修猛地抓住苏沐秋的手。温润的触感从十指蔓延,仿佛有滚滚热血在燃烧。

  原来,不是梦啊……

  “哥,你不是…被车…”苏沐橙踌躇着开口。

  “不知道呢,感觉像是睡了很长的一觉。”苏沐秋淡淡一笑。

  “哥给大家介绍下,我们的新队员,荣耀当之无愧的大神——苏沐秋,一叶之秋的却邪和君莫笑的千机伞可都是出自他之手。”叶修言,不无荣耀。

ʕ•̫͡•ʕ*̫͡*ʕ•͓͡•ʔ-̫͡-ʕ•̫͡•ʔ*̫͡*ʔ-̫͡-ʔ分割线ʕ•̫͡•ʕ*̫͡*ʕ•͓͡•ʔ-̫͡-ʕ•̫͡•ʔ*̫͡*ʔ-̫͡-ʔ

碎念:15年的了..怎么说呢翻出来挺喜欢以前设计的那个题目的图的..前面也有发..那个图..这个嘛..垃圾文笔垃圾文笔我还在思索..就这个可能不是真正的第一篇..因为这个故事我只记得当时想的设定还 挺长的..大长篇吧……

诶这个图是我15年写荣耀24的时候做的图 然后我去看了一下还是只有一个开头..脑洞记不太清了 大纲都没有 考虑要不要重写..

发烧(end)

  发烧

#ooc我的
#短篇?反正不长…
#是啊没错啊韩张我也吃啊
#本来想写车的…但是…别看了这真的是去幼儿园的

  “真是难得,今天张副队不在?!”张佳乐一进训练室没见着张新杰有些惊讶。

  “来了?听说是发烧了。”林敬言说着。

  “发烧?”张佳乐有些茫然,“这两天没有冷空气来袭啊,张副队也挺注意保暖的,而且训练室也有空调……”

  然后又想到什么似得噤了声…不会吧…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韩队…

  然后韩文清走进训练室就看到张佳乐…不可描述(?)…的眼神,怎么了?

  但是这是严肃的韩队啊!要严肃:“训练吧,今天新杰不舒服请假。”

  “不舒服?怎么个不舒服?”张佳乐忍了一会儿,还是开口了。

  “有些发烧。”韩文清做着练习,也没回头看张佳乐,自然没看到张佳乐古怪的表情。

  “韩队,你不去陪陪他?这个时候你作为…你应该陪陪他…”张佳乐欲言又止又说,韩文清觉得莫名其妙,一转头就看到张佳乐的大脸。

  ……

  张佳乐看着韩文清凶恶脸,哭唧唧的滚走了…

  “咳,老韩,张佳乐说的也不无道理。”林敬言咳嗽了一下表示了自己的存在,然后开始苦口婆心,“当年,我和方锐…我也是好好照顾他的,不过你和他那么多年才…”

  这下韩文清再不懂就真是傻子了,他,非常,认真且严肃:“新杰真的只是普通的发烧了,训练完我回去照顾他的,别多想。”

  哦…普通…怎么有点失望……

  训练结束,韩文清回屋。

  “好些了么?在看什么?”

  张新杰也没抬头,继续翻动手中的A4纸:“好多了,下午就可以训练,再看战队资料。”

  韩文清也没多阻拦,只是问:“嗯,清淡点中午吃粥吧,想喝什么粥?”

  “南瓜小米。”

  韩文清摸了摸恋人有些凉的手,心疼还是免不了的,在他额头落下一吻:“好,我去买…还是要注意休息。”

  叮嘱一句还是有必要的。

  下午,训练,张新杰归队。

  “张副你来了啊?真的只是普通的发烧?”张佳乐不死心的问了一句。

  “来了,好多了。”

  晚饭,张新杰依旧喝粥。

  “普通的发烧?你和张佳乐说了什么?”淡淡的开口。

  韩文清有些好笑:“没说什么,他和老林瞎猜的。”

  “嗯。”

  是夜。

  “我们要不要论证一下他们的猜想?”

  长夜漫漫。

END

ʕ•̫͡•ʕ*̫͡*ʕ•͓͡•ʔ-̫͡-ʕ•̫͡•ʔ*̫͡*ʔ-̫͡-ʔ分割线ʕ•̫͡•ʕ*̫͡*ʕ•͓͡•ʔ-̫͡-ʕ•̫͡•ʔ*̫͡*ʔ-̫͡-ʔ

碎念:坚持不开车,垃圾文笔,只是个脑洞,这个我大概率会重写,只是记录一下这个脑洞大概。乌龙结果真的被吃了,啊有点激动。说起来我吃张韩啊…韩张也吃…都好吃…吧唧吧唧…

 

清澈如歌<1>

清澈如歌

#ooc我的
#主cp喻黄
#校园啊 青涩啊
#不定期更新 挖坑不填是常态

  1>

  “魏老师,作业。”喻文州将一叠卷子放到魏琛的桌上,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魏琛看了一眼喻文州,叹了口气:“算了算了,你们都去吧,你小子,给我老实点!”

  后面的话是说给黄少天的,喻文州笑:“谢谢魏老师,我们走了。”说着自然而然的拉上黄少天的手,出了办公室。

  “诶文州你怎么知道我被老魏逮到了?!老魏也真是不就是翘个晚自习嘛怎么训我那么久,翻来覆去也就那几句老话……”黄少天揉揉耳朵,又开了话匣子。

  现在正值高二上半学期临期末,喻文州在9班,黄少天在15班,15班班主任魏琛是9班物理老师,而9班班主任叶修又是年级主任,一天到晚忙得烟都得挤时间抽,便让同期损友魏琛帮忙看着点9班学生。其实也没这个必要,9班学生大多乖巧,班长喻文州又打理的好,很是让人省心。

  反而是自家班上的黄少天,让他操碎了心,说他聪明吧,是,挺聪明。但是这成绩怎么说呢,化学拔尖儿的好,物理差的不能看,怕是文科生初中物理都比你好。魏琛痛心疾首,黄少天倒也实诚:“别的小科我更差。”

  黄少天这孩子也好动,隔三差五翘晚自习,上课睡觉吃零食,周小测和同学传小纸条打开一看不是作弊人家就搁那儿纯聊天……有病是吧?不被送到办公室来心难受啊?

  魏琛气啊……但是他又很喜欢黄少天这孩子,黄少天和喻文州私交似乎也挺好,这不,今天来办公室哪儿是交卷子,要人来了吧!

  再说喻文州黄少天这边,喻文州没打算回教室,拉着黄少天往外跑。“诶文州你该不会和我一起翘自习吧,说说想去哪儿玩,小爷我带你去,要不我们先去吃点什么吧,校门口西边有家虾饺可好吃了,可是东边又有家抄手不容错过……啊好纠结啊……”

  温热的唇贴上喋喋不休的嘴。

  “唔……”黄少天一下子有些愣怔。

  喻文州舌尖轻轻舔了舔黄少天的嘴角,黄少天回过神来便开始回应这个吻,唇齿缠绵,手便开始不安分。喻文州擒住他的手,抵在墙上。

  “文州…我…”

  喻文州含住他的耳垂,舌尖舔了舔,黄少天的耳尖便一下红了。

  “还有晚自修,还是——”喻文州顿住了。

  “算了算了,还是去上晚自习吧,快走快走。”黄少天拉着喻文州的手往回赶。

  他们现在在的地方是实验初中部,很多高中部的情侣都喜欢晚自修跑到这里偷偷——亲亲抱抱举高高。

  回到教室的时候,黄少天脸上的红潮还未散净,后座的方锐拿笔戳了戳他的背:“被老魏抓到了吧!喻文州把你解救出来了?!你们是不是去干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了?”

  “瞎说什么呢你方锐!什么叫不可描述我这么正直怎么在你口里这么猥琐?!你怎么知道喻文州去办公室了?”黄少天转过身。

  “脸都还红着呢跟我在这儿装,老魏抓小鸡似得把你拎到办公室我们又不瞎,第一时间通知喻文州英雄救美啊~”方锐调侃。

  “啧本来我都快出校门了被老魏逮着了,我想去临幸我的虾饺,西街开了家台湾小吃……想吃红油抄手大肠包小肠珍珠奶茶包心贡丸甜不辣还有蚵仔煎!!!”

  “噫你学的报菜名吧……”

黄少天在桌肚里偷偷划开手机,突然兴奋: “八点三刻了!”

  然后又转过来:“诶方锐我们等会一起翘晚自修吧,45了,一起呗一起呗我们去吃好吃的!”

  实验晚自修是这么安排的,20:50高二高三休息十分钟,21:00高一放自修,21:30高二放自修,21:50高三放自修。学校有两个大门,通常不会关有门卫值班,宿舍楼门门禁是23:00,澡堂从下午15:25开到22:50,下午放学和下晚自修都可以去洗澡。门禁后不定时查寝,没有假条夜不归宿一次警告,二次记过。

  当然也有不少寄宿生下晚自修跑出去吃东西,学校两遍各有一条小吃街,美食不重样。黄少天这种惯犯自然是偷溜出来不少次,被魏琛逮到过不少次,屡教不改,前面提到过,也是办公室常客。当然,也有过那么一两次夜不归宿的经历,不过从来没被抓到过。

  方锐有些犹豫:“学期末了……不合适吧……”

  “不合适什么啊,别装啊!你我还不清楚,一会儿问问宋晓郑轩徐景熙他们去不去,学期末怎么了照样嗨!”黄少天跟方锐叨叨完,又转回去偷偷划开手机。

  QQ群:A-110
  黄少天:等会我和方锐溜出去吃东西,一起吗@全体成员
  方锐:(。•؎ •。)
  黄少天:猥琐方别卖萌!!!
  徐景熙:凑表脸!
  宋晓:+1
  郑轩:+2
  郑轩:吃啥?
  黄少天:西街新开的台湾小吃店!!!
  宋晓:还说啥,走呗!
  郑轩:可以有可以有!
  徐景熙:反正就半小时了!
  黄少天:说定了啊说定了啊!不准反悔!
  黄少天:(灬ºωº灬)♡
  方锐:呕呕呕!错屏了吧~
  徐景熙:呕呕呕!错屏了吧~
  宋晓:呕呕呕!错屏了吧~
  郑轩:呕呕呕!错屏了吧~
  黄少天:滚滚滚滚滚滚滚滚!!!!!

  男生宿舍有两栋楼,男生宿舍都是六人间,上床下桌。黄少天在A楼110宿舍,他们宿舍只有五个人,本来有六个,有一个因为搞大了女同学肚子被劝退,所以110空出一张床来,他们五个感情颇好,可以说是同穿一条裤衩子的兄弟,虽然平时互损没完,关键时刻确是两肋插刀,同生共死。

  21:50,高二高三便涌向小卖部和厕所,110的几个人心领神会,都懂都懂!

ʕ•̫͡•ʕ*̫͡*ʕ•͓͡•ʔ-̫͡-ʕ•̫͡•ʔ*̫͡*ʔ-̫͡-ʔ分割线ʕ•̫͡•ʕ*̫͡*ʕ•͓͡•ʔ-̫͡-ʕ•̫͡•ʔ*̫͡*ʔ-̫͡-ʔ

碎念:这个是校园向,在一起之后的喻黄发生的事情,主cp喻黄啦,附带可能会有其它cp突然掉落~晚自习有高中生在初中部偷偷亲亲也是真的…诶至于宿舍,我之前的宿舍就是A楼110啦,随意直接搬过来…搞大同学肚子的男同学…半真半假你们自己猜~灵感源于生活ノ♡

出道吧!霸图天团

出道吧!霸图天团!
#ooc预警  私设如山 设定乱七八糟解释起来头疼
#挖坑不填是常态  乱嗨纯属看心情
#撞梗是巧合  题目是抄袭的 抄的我们老大的团的某一首歌《出道吧!moonlight》
#cp太多了我也不想去盘  霸图F4的cp说一下吧 张韩  双花  林方
#看到这觉得还能接受那就往下看吧  好像是16年还是更早的脑洞 终于动笔 可喜可贺

ʕ•̫͡•ʕ*̫͡*ʕ•͓͡•ʔ-̫͡-ʕ•̫͡•ʔ*̫͡*ʔ-̫͡-ʔ分割线ʕ•̫͡•ʕ*̫͡*ʕ•͓͡•ʔ-̫͡-ʕ•̫͡•ʔ*̫͡*ʔ-̫͡-ʔ

  1>

  城中的体育馆慢慢散去了热气,就像泡腾片落入水中会片刻喧嚣,但最终归于宁静。

  霸图天团刚结束他们出道三周年演唱会,尽管粉丝再激动地喊着“安可!安可!”却也唤不回他们心心念念的爱豆——事实上霸图天团已经坐在保姆车里打算回住所——没过多久保安前来清场,再怎么留恋气氛终会冷却,只剩体育馆地面的狼藉还算有点儿人烟气儿。

  保姆车平稳的驶向郊野的别墅区。

  车里的人疲惫自是少不了的,张新杰早就换上了眼镜在按揉着头部不知名的穴位,然后眯眼休息。

  “庆功宴在下周六,不准以任何理由缺席,这周你们好好休息。”经纪人蒋游坐在副驾驶上,探出头对后面的几个人说着。

  “不太想去…”张佳乐有些郁闷,这庆功宴是公司的庆功宴,说白了就是去作秀,得一大早起来捯饬这儿捯饬那儿还得一个劲儿对着镜头假笑,回答着一早就和记者对好的问题。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实。”林敬言说的是实话,因为这是娱乐圈。

  张佳乐不说话了,头扭了扭。

  “韩爷,你看…公司打算让你炒炒绯闻…”蒋游小心翼翼的开口。

  韩文清虽然年纪不大,但在娱乐圈算得上前辈中的前辈,早在组合之前就以童星出道参演电视剧红透小半边天,年轻的时候和叶修两个人也算是娱乐圈两个大头,后来又被发现有把好嗓子,如今组了个组合再给他的人气推了一把。叶修却是隐居幕后,开了个工作室带起新人来了。

  这韩文清怎么说也算的上霸图一哥,人人都称上一句韩爷,出道这么多年一直都挺干净,没什么花边绯闻,公司这么做,无非是趁着三周年,在这大红的气焰上再浇一把油。

  韩文清没应,蒋游有些不敢出气——这可不是个好惹的主儿。一直眯眼休息的张新杰却抬了抬眼,两个字在近乎窒息的保姆车里异常清晰。

  “和谁?”
 
   蒋游有些紧张的搓搓手,忙不迭地回上:“楚云秀,烟雨一姐。”

  “哦——她最近有个电视剧要上了吧,好像是女尊的?找老韩是不是气势上比较搭?”林敬言笑到。

  “噗——”张佳乐笑喷,“别逗了老林,你我还不知道,我们韩爷明明…”

  “张佳乐!”韩文清出声打断。

  张新杰轻轻弯了弯嘴角,明明是下面那个。

  “我不去。”韩文清直接拒绝。

  蒋游真是欲哭无泪,他就知道这事儿十有八九成不了,上面却让他必须说服,韩爷这脾气谁不清楚?年终奖怕是飞了……

  还是要挣扎一下的——“韩爷…您不再考虑考虑…”

  “不考虑。”直截了当。

  “可是公司那边…”不好交代啊!

  韩文清没说话,直直看了一眼蒋游,蒋游话都没说完就把脑袋缩回去了。

  张新杰觉得有些好笑,开口:“要不我来吧。”

  眼看着蒋游就快淹死,张新杰可是突然出来的救命木桩,不管这木桩能不能承受住他的重量,先抓住再说。

  “我去问问上面的人!”然后就开始打电话……

  “新杰,你…”

  “绯闻而已,这个圈子很难避免,更何况公司的意思早就想炒,一直碍于你才没说。有很多事情不是我们想拒绝就能拒绝的,公司这个态度总得有人去炒炒绯闻。”张新杰划开手机。

  微信群:霸图F4
  张新杰:我有意向入股霸图,或者合约到期自己开个工作室单干。自己做主能避免一切事情。
  张佳乐:开工作室单干?我的合约还有一年多!!!老林估计和我差不多,新杰来的早,应该还多久?
  林敬言:事实上我合约还有一年不到……
  张佳乐:???
  张新杰:我也差不多一年不到。
  韩文清:半年,公司估计快和我谈续约的事情。
  张佳乐:喂喂你们可别丢下我!!
  张新杰:开不开工作室还在考虑。
  张佳乐:〒▽〒

  “诶,可是韩爷他…”蒋游真是急得不行,正主就在车里坐着。

  “手机给我,我来说吧。”张新杰伸手。

  蒋游只得乖乖递上。

  张新杰来霸图时间也不短了,是不如韩文清那么久,但也是霸图一张好牌。以前是一个人唱歌,拿过大大小小不少奖,韩文清的电视剧,有一半是他唱的主题曲。后来又开始在电视剧里客串,演技颇好被一个导演欣赏,邀他参演电影男主,便开发了他的电影市场。

  这张新杰可是妙人一个,三两句话便哄好了上面的人。

  “让我和楚云秀自己安排时间。”张新杰将手机递回。

  “狗仔巴不得天天跟着我们,指望拍到点什么不得了的,我看公司都不用找人。”张佳乐吐槽到。

  “行了,到了,快回去吧,我们上楼了。”车停在别墅前,林敬言拉开车门。

  看着别墅里一盏盏灯亮起,保姆车才缓缓驶走。

ʕ•̫͡•ʕ*̫͡*ʕ•͓͡•ʔ-̫͡-ʕ•̫͡•ʔ*̫͡*ʔ-̫͡-ʔ分割线ʕ•̫͡•ʕ*̫͡*ʕ•͓͡•ʔ-̫͡-ʕ•̫͡•ʔ*̫͡*ʔ-̫͡-ʔ

姓名:韩文清
性别:男
性取向:男
属性:受
主要成就:荣耀最佳男主角奖、荣耀最佳男歌手奖
个人简历:影视歌三栖男艺人,霸图一哥,恋人张新杰(已确认关系)

ʕ•̫͡•ʕ*̫͡*ʕ•͓͡•ʔ-̫͡-ʕ•̫͡•ʔ*̫͡*ʔ-̫͡-ʔ分割线ʕ•̫͡•ʕ*̫͡*ʕ•͓͡•ʔ-̫͡-ʕ•̫͡•ʔ*̫͡*ʔ-̫͡-ʔ
微博热搜:
1.#霸图天团三周年演唱会#hot~
2.#霸图天团 霸气宏图#【荐】hot~
3.#叶修 情侣装#hot~
4.#机场偶遇孙哲平#hot~
5.#楚云秀 女王#【荐】hot~

注:霸气宏图为霸图三周年新专辑

ʕ•̫͡•ʕ*̫͡*ʕ•͓͡•ʔ-̫͡-ʕ•̫͡•ʔ*̫͡*ʔ-̫͡-ʔ分割线ʕ•̫͡•ʕ*̫͡*ʕ•͓͡•ʔ-̫͡-ʕ•̫͡•ʔ*̫͡*ʔ-̫͡-ʔ

冉染碎念:时间轴如果想和原著吻合可能性不太大吧…所以别太较真…这是很早之前的脑洞啦…诶…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贴吧体?我用贴吧比较多ummmmmmua因为我看大家好像一般都是论坛体?我觉得和贴吧差不多诶…不时掉落贴吧/论坛体番外?如果能写下去肯定是长篇牵扯到的人会比较多…每一张会牵扯什么cp我会打在tag里…大概是这样啦…

Black·DAY.2
  “先进去检查一下尸体。”张新杰终归是最冷静的。
  “哦?”喻文州从苏沐橙书桌上拿起一张A4纸,上面被墨泼了一大块,看不出来曾写了什么。
  “如果写的比较用力的话……”肖时钦从桌子上的笔筒里抽出一支铅笔,轻轻在下面那张纸上摩擦着,“出现了。”是几个模糊不清的字。
  “……才……奇怪……??……”这是纸上的字。(省略号超市什么都没有。)
  “更像是‘木’没写完吧。”王杰希提出想法。
  “那也有可能是‘杰’啊。”唐昊说。
  “现在应该是早知道,这是不是苏沐橙写的,以及墨水是谁泼的,是苏沐橙不小心碰到了还是凶手所为,或者,另有人在。”江波涛说道。
  “这里有一个‘奇怪’,应该是苏沐橙的推测,有可能确实是凶手所为,所以才会被泼了墨水。”黄少天指着A4纸上的一处说。
  “墨水被泼了一大块,也不知道这个疑似‘才’字的字是第几个字,所以,很多人都有嫌疑。”喻文州补充道。
  叶修用手机拍了张照传进群里:“就这样吧,回去慢慢研究,再看看有没有别的发现。”
  “有条领带。”韩文清从窗帘后面找到了一条黑色的领带。
  “苏沐橙身上应该没什么伤口只有脖子这里有明显勒痕。”张佳乐说。
  张新杰仔细观察了一下她的手说:“苏沐橙的小拇指甲里有一点表皮组织,我想应该是凶手从正面用领带将她勒住,她在挣扎时扣到了凶手的手,那么请大家伸出手看看有没有什么破损吧。”
  然而,一无所获。
  “神秘人?”周泽楷忽然开口,说出了大家心里的疑虑。
  “也不能凭借这一点就说大家不是凶手,毕竟如果没有划破,恢复还是很快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补充道。
  “走吧,去大厅吧。”
  张新杰是走在最后的,所有人都走出门后,他轻轻蹲地,擦去一点掉落的烟灰——那是他一进门就注意到的。
  是谁的呢?叶修还是楚云秀……他们会怎么说呢?
  门,关了。

  “昨晚,我去过沐沐房间,看了会儿电视剧,大概10点左右,我就回房了,没过多久,我就睡了。”楚云秀看上去有些疲惫,她到底还是个女人,作业还相谈甚欢的挚友转眼就逝去,即使心理再强大也难免多少有些打击。
  “那也就是说,你没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林敬言说道。
  “不,应该是,没有不在场证明。”张新杰推了推眼镜。
  “昨晚9点,我去了韩队房间,进行讨论,10点回房洗漱,10点30,我已进入睡眠,我没有不在场证明。”张新杰,一向严谨,却没有不在场证明。
  “昨天,我和唐昊一直在打游戏,打到凌晨吧。”孙翔回忆着。
  “在哪里?”张新杰问。
  “我房间。”唐昊站出来说,“我坐桌前玩台式,他在我边上玩笔记本。”
  “还有别的不在场证明吗?”张新杰继续问。
  “中间去过一次茶水间,遇到了叶修,周队,江队。”孙翔说。
  “什么时间,还记得吗?”
  “应该是 22:53,刚好江波涛和周泽楷在教我使用手机。”叶修突然说。
  “我们俩一起去的,没太久就回去了,然后一起打游戏到凌晨。”唐昊说。
  “如果你们俩是团伙作案,那也不算有不在场证明。”肖时钦说。
  “但如果是游戏的话,应该会有登陆时间,打竞技场,会有相关时间吧。”王杰希说。
  经证实,唐昊和孙翔确实在打游戏——当然,如果他们不是在挂机的话。
  “至于我,先去苏沐橙房间坐了会儿,然后去外面阳台抽了几支烟,去茶水间倒水的时候,刚好碰到周泽楷和江波涛,手机这东西,我没用过,刚巧他们在,他们就教我用手机了,大概在22:53的时候,唐昊和孙翔进来了,0:21的时候,我就走了,去阳台又抽了会儿烟,就回房了。”叶修回忆着,他的不在场证明,相当充分。
  “叶修去苏沐橙房的时候,有遇到楚云秀吗?”张新杰问。
  “没有。”
  “那么,应该是10点之前——如果楚云秀的证词属实的话。”
  “叶修,你为什么不让苏沐橙教你用手机啊?你和苏沐橙关系不是挺好的?!”孙翔问到。
  “我进入的时候,苏沐橙还在看电视剧,不太想打扰她,就没坐多久就是离开了。”叶修回道。
  “不如去阳台看看?”喻文州提议。
  看着烟灰缸里满缸的烟头——真是叫人哭笑不得——倒也证明了叶修在这儿抽烟。
  “我和周队一直都在茶水间聊天,叶修来了就一直教叶修使用手机。”江波涛说道。
  “嗯。”喻文州应道。
  能和周泽楷聊天——也算一种技能吧。
  “新杰来我房间之前,我在健身房健身,然后洗了个澡。十点新杰走后一直待在房里,没有不在场证明。”韩文清说道。
  而剩下的黄少天,喻文州,方锐,林敬言,肖时钦,王杰希,张佳乐倒都没有见过其他人,也没有不在场证明。
  一下子棘手起来。
  “不在场证明是关键,看来今天,大家应该会多多活动了。”
  “是啊。”
  隔天早晨,就发现,少了不少人。
  “周队呢?”
  “韩队也不见了!”
  “方锐去哪里了?”
  “分头去房间找!”
“叮叮”“叮叮”“叮叮”手机的提示音让人心一颤。
  “周泽楷宣告死亡,死亡时间:昨晚21:15-21:30。”   
  “韩文清宣告死亡,死亡时间:昨晚21:50-22:20。”
  “方锐宣告死亡,死亡时间:昨晚22:30-23:05。”
  一个晚上,死了三个玩家。

本来妄图摸一只少天

Black·DAY.1
  “被发现了呢。”神秘人轻笑一声。
  “会有人提议说先集合再查房的。”神秘人说。
  “果然。”另一个人哭泣手机。
  屏幕上的群组在不停跳跃。
  黄少天:我去,神秘人这么快就被发现了。果然是在哪个人的房间里吧!来来来,先大厅集合,再去房间一个个排查!
  “那,我去了。”那人轻轻一笑,便走出了房间。
  【大厅】
  “所以,要一个个房间查过去咯?”方锐问。
  “那神秘人为什么不逃走啊?”孙翔说。
  “所以才应该抓紧时间一间间房间排查,走吧。”肖时钦说着。
  叶修走在最后,点燃了一支烟。
  第一个房间是苏沐橙的。
  “你们先看,我抽完烟再进去。”叶修说。
  房间没有什么异状,只是桌上摊开了几张A4纸,似乎是要写些什么却没有动笔。
  “看来没什么发现啊。”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
  空气中飘起淡淡的烟草味道,苏沐橙递了个口香糖:“吃口香糖吗?”
  “不……谢谢。”叶修本想拒绝,想起才抽过烟便放进了嘴里。
  众人慢慢排查 ,却都没有什么特别发现。
  直到张新杰的房间。
  除了窗前放着的一双摆放整齐的拖鞋,床单下还掩着另一双拖鞋,只露出了鞋头,怕是太着急,没注意到。
  “张新杰,这是什么情况?”韩文清声色严厉。
  他的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依旧冷静:“我不知道。”
  张新杰弯下腰,将两只鞋并拢在一起,整齐的放在床头,直起身推了推眼镜:“我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对啊,他还是个强迫症,是有谁想陷害他吧?!”张佳乐说道。
  “有人进过你的房间吗?”楚云秀问到。
  “没有。”
  “那……只可能是神秘人了。”楚云秀若有所思。
  “还不知道是这神秘人本来就在张新杰房间里还是因为为了陷害张新杰。”唐昊说。
  “那他恐怕找错了对象。”张新杰冷淡的说。
  “神秘人会那么蠢的浪费一次万能卡陷害一个众所周知的严谨代表?”方锐狐疑道。
  “毕竟,谁也不知道鬼是怎么想的。”肖时钦似乎是在帮张新杰说话,却一直直视着他。
  “也没别的发现,走吧。”叶修说着便向门口走去。
  结果,除了张新杰那一点令人捉摸不透发现,其他但是没什么特别的。
  “算了算了,散了吧回房间吧,不早了!”黄少天不耐的挥挥手,便回了房间,喻文州紧跟其后。
  “确实没什么事,可以散了。”王杰希说。
  夜晚,才是谋杀的战场。
  “怎么会,你怎么……不可能!你明明……”某个房间传来一声惊呼。
  “让你第一个出局,真是抱歉。”那人无奈的轻笑一声。
  绞杀!
  停止呼吸后,那人把死者移到书桌前的凳子上,将其整个人伏在桌上,然后拿起笔,不知道做了些什么。
  然后便离开了。
  窗外,迷雾朦胧,不知何时透过了一道光。
  哦,天亮了。
  所有人都在大厅里,唯独,少了苏沐橙。
  “沐橙呢?”叶修环顾一圈,问。
  “不知道。”是喻文州。
  “不会……去看看吧。”楚云秀有些惊慌。
  “开门,沐橙你在吗?!”楚云秀不断按着门铃。
  “叮叮”手机响了。
  “苏沐橙宣告死亡,死亡时间:昨晚22:30-23:30。”
  “啪嗒”门,开了。
  苏沐橙伏在桌上,仿佛只是睡去。
  楚云秀捂住了嘴。

游戏外:
  “冯主席。”苏沐橙打了个招呼。
  “真下得去手,没想到第一个死的是你。”冯主席摇了摇头。
  “游戏嘛…”苏沐橙笑着在冯主席边上坐下,“现在,我是一个看戏的人了。”
  他们的对面,是游戏场景。
【所有死去的人都会被传到游戏外,游戏内会有和死者死亡状态一样的假体。】

Black【序章】
  “1,2,3……15,16。”一到大厅苏沐橙就开始数人,“果然,神秘人不在么……”
  “规则都直白告诉我们这个神秘人就是鬼了,我想联盟不会那么蠢的让我们一下子就知道这神秘人是谁。”方锐说道。
  “不过苏沐橙,这么急着想知道这个神秘人是谁,莫非你也是鬼?毕竟目前,应该所有玩家都不知道这个神秘人是谁吧。”林敬言推了推眼镜,目光凌厉。
  “怎么会呢,我是觉得知道这个神秘人是谁,对我们找鬼有利,反倒是你,我才说了一句话,就那你我身上破脏水,有那么急么?”苏沐橙笑吟吟的回击到。
  “娱乐性游戏而已,何必那么较真?先回房间看看吧。”叶修说。
  听罢叶修的话,所有人都回房了。
  “原来,神秘人是你啊。”某间房内,某人叹到。
  “叮叮”所有玩家(除神秘人)的手机一并响起。
  “神秘人已被发现。”屏幕上,这样一条消息,静静躺着。

Black【最开始】【全职无cp烧脑推理游戏】
黑夜的潮汐,总是让人恐惧……
“欢迎进入Black。”冰冷而机械,在灰白而空旷的背景下,从何而来?
世界,旋转着。
“叶修已进入游戏。”
“苏沐橙已进入游戏。”
“黄少天已进入游戏。”
“喻文州已进入游戏。”
“王杰希已进入游戏。”
“韩文清已进入游戏。”
“张新杰已进入游戏。”
“张佳乐已进入游戏。”
“肖时钦已进入游戏。”
“周泽楷已进入游戏。”
“江波涛已进入游戏。”
“楚云秀已进入游戏。”
“孙翔已进入游戏。”
“唐昊已进入游戏。”
“方锐已进入游戏。”
“林敬言已进入游戏。”
【嘀——嘀——警告!警告!】
“神秘人已进入游戏。”
十七双眼睛发出异样光彩……
“游戏开始!”

-游戏规则-
·Black游戏分为两种角色卡牌:人类牌和鬼牌。
·鬼牌持有者必须击杀玩家,七日后的幸存者中,至少要有一名鬼牌持有者存在。而每天至少杀死一位玩家。
·人类牌持有者须在7日后写出所有鬼牌持有者玩家名字,即胜利,若没有写出,则鬼牌持有者胜利。
·神秘人持有鬼牌。
·每位玩家【除神秘人】都有一间自己的房间,须插相应门卡才能打开,神秘人可选择任意人同住。每间房间的配置相同。且隔音效果极好。
·联盟会为内个玩家【除神秘人】配置相同款式的手机,机内有一个聊天群组及其他玩家的手机号码。每个玩家的手机可以给他人使用。
·神秘人特权:万能门卡(顾名思义,可以打开任意玩家的房门,但只能使用3次。)
·系统会不时发消息每个玩家的手机上,神秘人会有其他通知方式。
一切解释权归荣耀联盟所有。

注意点:本文设定中,所有玩家【包括神秘人】都彼此认识,当然原著中可能个别玩家不认识。反正出现的所有人都存在在原著中,各位看官看了原著都认识。
以及,我是个很喜欢搞事的人,超级爱搞事的黄少小娇妻冉染,文中的一些东西不要被我骗到了哦!